經濟和投資環境發生巨大變化后,還有這些投資機會

創客貓 · 2019-07-01 09:00

新時代的全球創新投資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紫金投資集團主辦,清科集團承辦,南京市創新投資集團、南京市創投協會協辦的“T20國際創投企業家高峰論壇”上,美國知名風投企業家&作家Andrew Romans、源碼資本創始合伙人曹毅、兼固資本創始合伙人桂昭宇、KIP管理合伙人扈景植、毅達資本總裁&創始合伙人尤勁柏圍繞《新時代的全球創新投資》進行的對話。創新工場總裁兼合伙人陶寧擔任主持。

1.JPG

說到近期關注的投資領域時,尤勁柏表示,從去年開始整個經濟環境和投資環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其中一個就是科技的進步迭代,所以5G+這樣一個投資機會成為各家投資機構關注的重點。此外,貿易戰可能對自主創新方面的投資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對投資機構來說尤其做VC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投資機會。

扈景植認為,現在國內還是企業服務來主導整個行業的發展,其次,抗周期性是很重要的事,針對抗周期性,生物醫藥或者大健康是很好一個領域。

桂昭宇指出,下一步創新將是中國綜合實力、真正國力的體現,也是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的必經之路。而他們的投資項目已經處于這兩種模式的一個交叉點,就是既有模式的發展,這個模式的創新背后實際上是技術在推動。

Andrew Romans提到,現在投資的是技術,更為重要的就是把投資策略和產品組合在一起。同時他指出了他三個關注點,人工智能、自動化、區塊鏈。

以下為對話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2.JPG

當下有哪些投資機會?

陶寧:作為投資人,會關注什么樣的領域?關注什么樣的機會?同時我們遇到了什么樣的挑戰?

尤勁柏:從去年開始整個經濟環境出現一些新的情況,比如今年開始發放5G牌照。整個投資環境也在發生巨大的變化,一個變化就是科技的進步迭代,尤其是硬科技。如果說過去一二十年中國的VC投資聚焦于互聯網的發展,那么從去年開始我們圍繞著5G工業領域其他領域應用,包括人工智能、大數據的一些機會在不斷地涌現。所以我覺得5G+這樣一個投資機會成為我們各家投資機構關注的重點。

另外過去投資的一些科技公司,他們想跟華為這樣一些大的廠商合作,確實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進入供應鏈。但是從去年開始,由于受到貿易戰影響,大的廠商在加速培育國內自主可控的供應鏈。所以我覺得貿易戰可能對我們自主創新方面的投資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對我們投資機構來說尤其做VC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投資機會。

扈景植:我是考慮過去20年,我們韓國發展的一些重大變化中有一些技術性的突破點,然后結合起來反映到市場上,中國也是往這個方向在走。所以有些困境出來的時候,肯定是一些最核心的企業和企業家走出來,解決最核心最底層的問題。

現在的話,我覺得國內還是企業服務來主導整個行業的發展。因為現有行業也有些還沒發展起來,通過一個技術性的改革,尤其是通過企業服務的大數據分析,進行改進、改善,這個發展空間是非常大的。剛剛說的5G發展也是其中之一,怎么提升效率也占很大比重,所以我們現在重點關注這些,以應對經濟環境變化。

第二個也是來自于韓國的一些經驗,每個經濟都有周期,韓國過去30年,一直有著經濟上的波動、變化,但是都克服了,抗周期性是非常重要的事。針對這個抗周期性,我覺得生物醫藥或者大健康是很好一個領域,比如我們韓國團隊也是在20年前就開始關注生物醫藥技術性和服務性的項目,并取得了很好的回報。

最近國內推出科創板,通過科創板或者港股可以讓沒有盈利的生物企業成功IPO,這是一個很重大的變化。我們大約在10年前,因為當時在韓國投資的一些生物科學類的企業上市,推動了整個行業進入飛速發展階段。我覺得將來中國也是一樣道理,國內非常優秀的生命科學公司可以上市,這個是一個良性周期,我們可以再一次投資。

桂昭宇:過去和未來投資兩個維度,過去經濟發展是全球化的過程,這個過程當中中國企業大量借鑒國外的企業取得一個又一個輝煌的成就,比如剛才張維總提到阿里騰訊對標國外公司;另外一個維度就是創新,我覺得下一步創新將是中國綜合實力、真正國力的體現,也是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的必經之路。

看我們投資的情況,兼固資本過去一年半投了6個項目,投資總額達11.5億元,其中三個科技制造類的項目,還有三個消費類的項目。這些項目背后都有很強的技術創新在推動。所以實際上從2017年到現在來看,我們的投資項目已經處于這兩種模式的一個交叉點,就是既有模式的發展,這個模式的創新背后實際上是技術在推動。我們現在的pipeline里面大量的項目包括工業互聯網,包括5G的設備、芯片、物聯網,這些東西背后大量的還是在朝著一個科技和創新的方向在發展,所以我覺得這是未來的方向。

未來很多事情都是圍繞著創新在做,從項目端就是模式的創新和技術的創新,從我們做PE或者VC投資機構本身的角度,我們也有技術創新和金融模式的創新,我覺得我們整個投資都是圍繞著創新在開展的。

陶寧:一句話,所有創新背后都得是技術,所以科技創新還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另外特別要提到2B,在南京我們有非常好的工業基礎和制造基礎,同時有大量人才,但在原來是一個并不太受關注的機會,因為投期長,成本門檻高,而在現在情況下反而是一個好機會。在過去10年之中很多人關注了2C的項目,今天在2B新的業態下我覺得是南京創業的一個好機會。

在過去的改革開放40年以來,中國先輸出的是衣服、鞋子、輕工業;后期是基礎設施,建大壩、高速公路,今天到了另外一個輸出也就是智力輸出。隨著我們互聯網技術和通信發達,有大量中國工程師人才通過虛擬數字化產品的輸出,可以直接服務全球,可以把電商、支付、社區等等這方面的產品服務于全世界,這也是新時代新時期下,中國對外的另外一個產品輸出出口。

Andrew Romans:我非常高興討論技術這個話題,我們現在投資是技術,但是我想更為重要的就是把投資策略和產品組合在一起,這個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您所投資產品和投資階段這一點非常重要。

如果說你投資30%,其中5家追加10%,然后你這樣形成了一種多元化,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面你就能盈利,而不是說把50%投入到一家公司中,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組合。如果你投資生物科技的話,需要花很長投資周期,而且有很多階段的風險,第一、二、三階段的臨床測試,經過監督管理局的審批。你可能前期成功了但是可能還是會失敗在最后,隔兩到三年也很難獲得持續資金。

我們投資策略就是希望能夠盡快收回一些收益,所以我們是投資一些比較好的企業, 比如投資一些先進的科技企業。我們主要有三個關注點,人工智能就是其中一個,同時還關注自動化,比方說什么工作可能會被取代,什么工作會因為人工智能成為一個全球工作,這樣會產生越來越多的影響。這樣可以有更多遠見,也能夠解放一些人力,能夠節省很大一筆錢,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最后一個區塊鏈也是我們關注的一方面。比方說你所做的API如果放在區塊鏈上面,放在非中心化的區塊鏈上面,我們可以在幾次見面就說,把技術放在區塊鏈上面組建一個合資企業,會創造很多就業機會。

對于我們而言,區塊鏈是一個超級透明的情況,會不斷促進科技、健康醫療的發展,甚至比互聯網產生更大的一些效用,所以說可以看到有哪些不同的應用以及有哪些不同的區域塊鏈公司,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VC如何共同建好生態圈?

陶寧:最后一個問題,如果你關注的是早期項目你就會投很多,因為你要用很多項目把整個資金回收,如果你投的后期項目投入比較少,資金額會比較大。

我們現在遇到很多挑戰,但是整個從創新領域來講股權投資是創新里面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我想最后問問大家在這樣一個生態圈的建立之中,你們作為VC大佬也是頭部企業,會給南京帶來什么建議?怎么建好這個生態圈?你們作為頂級VC和投資人怎么在這個生態圈里面發揮作用。

桂昭宇:談到創新其實兼固資本本身也在創新,我本人是從國際的投資機構出來的,我一直致力于把國際通行的價值投資方法跟中國的投資機會相結合。所以在我們公司有兩類人,一類是包括凱雷、老虎、TPG、KKR這些大基金出來的專業投資人士,另一類是產業背景的專家。

我們在北京和深圳設有兩個辦公室,深圳辦公室的同事中有在華為和中興工作十二年的產業人士和深圳孔雀計劃專家。我們是由這樣兩類人組合在一起的,這個創新當中就會有碰撞。

我們致力于在投資過程當中不斷去調整,從而為我們的投資人和被投企業帶來最大的價值。我覺得對于我們來講,首先作為中后期基金我們要保證資金的安全性,所以我們要看企業自身的價值,看它的現金流是不是能夠長期存活,我們要給目標公司合理的估值范圍,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也會考慮科創板來臨對科技類企業估值的推動。

我們的投資團隊和投后團隊基本上已經摸索出了這樣一個模式,這也是我今天想跟各位同仁一起分享的。

市場從單純增長變成一種波動性的發展,這個時候我們的投資策略、人員背景、組織架構也要作出相應調整。我們的投資是靠團隊作戰,而不是靠個體拍腦袋決策,尤其對于中后期的項目,我們的投資必須基于大量的研究分析和審慎決策。

我們給自己總結這么幾個特點,第一個是全球視野、本土決策,第二個非常注重行業研究,第三個強調投后管理,包括風險控制和對企業的賦能,最后一個是靈活、多元化的退出渠道

我們做到即便沒有科創板,即便被投企業不上市,我們也能夠基于價值創造,基于被投企業的良好業績實現平穩退出,從而為我們的投資人取得一個很好的回報。

說到南京我們怎么配合,首先我們要投出最好的企業,我們希望做被投企業的“significant minority ”,也就是“二股東”的角色。在企業里面有董事會席位,對企業發展有一定影響力,而且幫忙不添亂。我們會把這些最好的企業跟南京的經濟發展相結合,不一定把公司引進來,但至少可以在很多的業務上開展合作。

扈景植:我們KIP成立過60多支基金,其中20多支基金已經清算了,沒有一個基金是虧錢的,年化都超過18%的收益率,都為LP賺到了錢,我覺得這也是對我們投資邏輯最好的驗證。想要培育市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會去看環境,因為環境的變化會反映在市場上。通過這樣的摸索,就能預測三年以后、五年以后的一個變化,只有自己摸索了,才能判斷怎么做是最好的。從這個角度看南京的投資環境,我覺得還是兩個字,人和錢,這是最核心的兩個地方。

人的話就是聚集人才,包括名校畢業的團隊或者龍頭企業出來的核心團隊,不能是一個人在創新,而是整個團隊一起。不然的話,如果只有一個人太聰明,而周邊員工都是馬馬虎虎一般般,企業發展也有一些限制。我很看好南京有著強大的團隊人才聚合資源,共同發展肯定有很大的機會。

錢的話,南京市場上已經有了不少基金,從早期到中期、后期或者各種各樣專項基金,這些形式都能趨于完善的話,那么就能夠從早期到后期上市或并購,自己做成一個生態圈,這也是很大的機會。

Andrew Romans:在整個東南亞地區隨著地方經濟發展,絕大多數企業可能都沒有相應的資源來雇傭到他們合適的人才,并且朝著自己努力的方向去走。對我來說和南京合作并且設立一個合資企業,能夠解決人才的問題,能夠開始讓技術傳播更快,能夠在南京創造很多的就業機會,推動中國國內市場。我們也可以利用南京這個中心不斷輻射,甚至輻射到東南亞地區。

最后我們可以每年引入100家企業,其中有些企業可能會雇傭1000個員工,總而言之會帶來人的增長,并且帶來人口的紅利,能夠讓人和技術結合在一起,能夠創造當地的就業機會。在每一個階段都有風控資金,有人,有整體,能夠掙錢貢獻自己的智慧力量,律師具有更多投行來工作,他們了解每一個人。

這樣就構成了一個生態系統,有了這個生態系統一切都有可能,這種理念可能是南京沒有的,這就是我的提議。

尤勁柏:南京正在努力打造一個創投的集聚地、高地,市委市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主要舉措一個是創投機構、創投基金落戶,本身很有吸引力。我們在全國有這么多地方的布局,南京市的政策確實是全國最好的城市之一,盡管現在各個城市越來越接近。

第二個方面,目前人民幣基金募集比較難,但是南京在政府引導基金這一塊也做了很多的工作。當然,這都是錦上添花,想吸引更多創投機構來,我們覺得還是要一個非常良好的創新創業的氛圍,不斷有大量優秀的科技型中小企業涌現出來,自然而然就會吸引更多的投資機構到南京來投資落戶。

這兩年,南京的半導體、軟件、新能源汽車產業都在異軍突起,成為南京重點打造的產業名片。但我覺得還有比較大的提升空間,尤其對小微企業、中小企業的孵化方面我覺得還可以做更多的工作。

舉個例子,目前在報科創板企業全省最多的是蘇州,而其中80%的報板企業都是在蘇州工業園區,尤其是蘇州國際科技園、納米園等孵化園區。南京需要借鑒蘇州經驗,加強對科技型企業特別是早期企業的孵化,項目源頭活水,引來資本相輔相成,共同提升南京的創新環境。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心动女主播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