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何去何從?

創客貓 · 2019-06-20 17:52

在資本退潮之后的國產電影市場新生態里,更需要有精品內容來支撐整個電影產業。

19EC54E24EDB59888F758569CC61E31B56D66AA2_size418_w1000_h666.jpeg

2018年,影視寒冬的影響之一是票房增速有所下降,9年來中國電影票房首次出現負增長。到了2019年,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2019年1-5月觀影人數僅為6.89億人次,同比減少1億人次。此外,上半年單日綜合票房不足5000萬的天數已達到25天,單日最低票房跌破3100萬。

當下的電影行業,究竟存在哪些問題需要解決?在互聯網與影視行業的融合過程中,會對行業產生哪些影響?互聯網影視新貴將走出一條怎樣的道路?而中國又真正需要哪種電影?

把脈中國電影

李安曾懇請年輕電影人不要浮躁,要慢慢來。這句話特別適合當下熱錢散去后的中國電影圈。

中國電影行業經過這幾年的超高速發展后,滋生了一系列的行業問題。在亂象的整治過程中,伴隨著“陣痛”,會淘汰一批批不合格的公司,從而使行業開始回歸理性,逐漸建立起牢固的“行業地基”。

所以,雖然現在是處于“寒冬”階段,但也是行業的自我反思時期,這是行業內普遍的觀點。

那究竟是什么影響了中國票房的增長?阿里大文娛電影業務負責人、阿里影業高級副總裁、淘票票總裁李捷指出了四方面:第一是內容的質量;第二是影院終端的體驗;第三是盜版;第四是影院的基礎設施升級。

內容為王是永恒的話題,電影行業永遠都要靠內容吸引用戶。想要在影視寒冬下存活下來,還是要有好質量的作品。并且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一部影片的口碑會在短時間內得到快速傳播,觀眾最終只會為優質內容買單。只有觀眾能在影院看到更好的電影,中國電影才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我覺得這是考驗所有的電影公司專業程度、專業態度的關鍵的時刻。”博納影業集團董事長于冬說道。

在保利影業董事長李衛強看來,去年上映的電影數量是夠的,但質量與觀眾的要求有差距;全國銀幕數量有6萬多塊,也是足夠的,但在區域和地點分布上還不均衡;另外從價格來看,電影票價可能偏高。

據燈塔數據顯示,今年38.89元的平均票價相較2018年35.32元的平均票價上漲了超過10%。今年春節檔的票價偏高備受觀眾詬病,華誼兄弟創始人、副董事長兼CEO王中磊認為僅因為春節檔在全年票房占比量大,就提高票價,這會傷害消費人群心態。他也表示,票價的安排應該理性,而不是短視。

同時,銀幕過剩也凸顯出另一個問題,就是優質內容不足。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指出,內容供不上是因為內容公司制作能力不強,制作收益就算不過賬,這也是投資越來越少的原因所在。“我覺得是時候建立一個鼓勵內容創作的政策體系了,這個體系不建立,中國電影不可能有好的發展。

在目前的電影增長“困境”中,李捷認為中國電影增量有可能來源于兩個方面,一個是愛電影的人提高他看電影的次數。中國用戶一年平均觀看次數是1.7次~2.7次之間,這個次數再提高一次還是很嚇人的。第二是增加票房體量,成本在三四千萬,票房在三億到八億之間的電影應該成為常態化。

另外,中國電影在發展過程中人才需求量特別大,但每個環節都人才奇缺。導演陳大明認為,中國電影缺的是兩種人才:一種是專業化人才,因為大家都想去當導演,沒有人做道具、燈光或是劇組的其他具體崗位;一種是創作型制片人,真正的制片要了解故事、劇本,更多的是了解人物。凡影創始人王義之也認為,現在所有的情況下,電影工業化的體制不好建立,包括制片人稀缺,其實都還是回歸一個核心問題——人才問題。

雖然中國電影在國內已經出現了很多幾十億票房的佳作,但在海外發行上依舊很有限。而印度在北美票房是中國的十倍,我們的很多電影都出不去,這說明中國電影公司對海外發行并不是特別重視。而中國要成為電影強國,不僅要在國內有好票房好口碑,同時在海外也要打開認知度,讓大家人認同中國的文化。

微信圖片_20190620180021.png

互聯網影視新貴“大展拳腳”

雖然電影行業進入了“冷卻時期”,但互聯網影視的發展依舊是高歌猛進。相比傳統電影公司擁有多年的行業基礎,互聯網勢力以其創新性的活力介入了電影行業的各個環節。

但李捷認為,互聯網并不能改變創作方式,在創作階段,互聯網平臺唯一能夠幫助導演的是在剪輯階段的試映。互聯網對于整個電影的影響就是三方面,宣發端、播放端和發行方式。他也指出,票務平臺已經從工具平臺轉移為決策平臺,用戶觀影的決定不完全由宣傳決定,而是依據口碑決定,這是互聯網帶來的另一個新變化。

·宣發端:互聯網的本質就是消除信息不對稱,所以對宣發端的改變很大,相應出現了很多新的宣發手法,做新媒體營銷、口碑的營銷等;

·播放端:電影跟網絡電影之間的界線現在已經非常模糊了,互聯網在發行這一端又產生了院線和網絡發行完全沒有邊界的可能;

·發行方式:未來中國的分線發行可能是靠互聯網和院線來實現的,有的電影沒有必要上院線,如果是非常好的紀錄片,應該去網絡做用戶分賬模式或者會員點播模式。

作為互聯網影視新貴代表,阿里影業、騰訊影業、愛奇藝影業都在加大對內容上主投主控的力度,所以在影視行業熱度下降的時候,他們也沒放慢腳步。

阿里影業在宣發方面從虧損中翻身,開始盈利,內容上也看到了成果。去年到現在,阿里影業的身影出現在了《我不是藥神》、《流浪地球》等爆款影片背后,今年主導發行了票房口碑雙雙大爆的奧斯卡獲獎影片《綠皮書》,并因此成為全球首家聯合出品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的影視互聯網公司。接下來,今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徒手攀巖》也將由阿里影業引進國內。

在內容側,阿里影業堅定不以自制為主,而是與優秀公司合制。2018年11月,阿里影業首度提出“錦橙合制計劃”,宣布將以主投、主控或主宣發的身份,和一流制作團隊合作拍攝,在未來五年推出20部優質合制電影。除了已經上映的《小豬佩奇過大年》外,《刺殺小說家》、《拆彈專家2》、《我在時間盡頭等你》、《第一爐香》等都出現在首份年度片單中。

同樣的,騰訊影業也在透露著著重與行業合作的信號。“不孤立做影視”的騰訊影業除了說對內它是騰訊新文創生態中的一環,將打造多內容形態聯動外,對外騰訊影業將延續騰訊提出的“開放”戰略,跟整個業界的上下游形成互補,發揮各自的優勢。

至今騰訊影業已與超過30位行業優質伙伴結成戰略伙伴,既包括像英皇娛樂、北京文化、工夫影業、新麗傳媒這樣的頂級創制公司,也包括黃建新導演、沈嚴導演的頂級影視創作者,還有騰訊視頻、愛奇藝、橫店等內外部超級平臺。

而愛奇藝則強調自己是一家內容公司,愛奇藝影業從2016年開始就一直堅持主投主控,未來在原創電影中他們的主控力度會越來越大,數量也會越來越多。2018年愛奇藝主控作品《我是你媽》《道高一丈》登陸院線,2019年特效片《神探蒲松齡》首次征戰春節檔,而另外兩部主控的《動物特工局》《逗愛熊仁鎮》也預計將在今年上映。

在如今電影的發展進程中,互聯網勢力的入局顯然給行業帶來了新玩法和新氣象,從一開始的宣發、參投到如今介入上游制作、主投主控,互聯網與傳統影視的融合將逐漸加深。但由于發展時間較短,互聯網影視公司還需要加深行業積累,才不會成為“空中樓閣”。

a71.jpg

中國需要什么電影?

中國電影有個奇怪的現象,只要某部片成功后,就會迅速涌現同類作品,比如2011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一炮打響后,接下來幾年青春片就開始霸占大銀幕,輪番上演;大IP+流量明星的模式出現后,就出現了許多“IP改編”的電影,直到近兩年該模式逐漸啞火才消停。

想成為電影強國,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電影?

好萊塢商業電影風靡全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一些電影人的創作方向。但王長田并不認為追求視聽效果為目標的商業大片是唯一的發展方向。

在他看來,商業大片只是其中一部分影片,或大公司做的事情。如果只有追求視聽享受的大片,一年只有10部、8部甚至更少,而不是像現在看到的100部或者更多,那樣的市場就沒有意義。

“所以我覺得,中國電影未來會像韓國電影那樣,韓國電影并不追求視聽效果,他們對社會話題極端關注,深刻反思歷史,電影專業制作精良,這樣的影片占據了大部分市場,甚至可以跟好萊塢抗衡。我覺得這是未來中國電影重要的方向。”王長田說。

李捷也認為還是要少一點爆米花影片。“我們不太參與也不太投資好萊塢英雄系列的影片,這一類是非常商品化和爆米花的電影。”他表示,大家喜歡看這類影片,因為電影就是感官刺激,無可厚非也應該有,但是不能成為我們中國電影的主流。

同樣,導演田羽生也表示,在中國觀眾對好萊塢“套路片”期待值降低的今天,國內電影從業者應該在電影類型上做更多探索與創新。“科幻已經是老類型了,很多類型在以前中國商業電影中是沒有嘗試過的,比如體育片,或者跟音樂有關的題材。隨著觀眾的成長,他們所能接受的類型范圍越來越寬。”

電影作為一種文化思想輸出類的產品,就需要肩負著社會責任,注重時代表達,弘揚國家文化。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指出,“國內的電影公司在創作過程中一定要立足于14億人的社會,立足于國情,尋找弘揚正能量的題材,傳遞出讓社會更團結、人心更和諧的內容。

而這幾年正能量、主旋律的電影也得到了觀眾的認可,比如高票房的電影《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流浪地球》等都是符合主流價值觀的電影。這也說明,正能量、主旋律,才能符合當下時代的要求。

騰訊影業就是僅僅抓住主旋律這根命脈,根據行業報告,騰訊影業是參與主旋律影視項目最多的互聯網影視公司。騰訊影業今年的片單里,擁有鮮明中國文化內核的東方故事,以及關注當代中國的現實題材影片,比重最大,將近75%。

博納在開創主旋律電影商業化新模式上同樣功不可沒,于冬認為,現在電影需要進行突破,《流浪地球》做到了科技的突破;我們還要在美學上的突破,是要借鑒現代電影技術和現代電影語境,賦予過去傳統主旋律電影一種新的樣式,讓它跟世界演員接軌,讓它跟年輕人接軌。

寫在最后:

在資本退潮之后的國產電影市場新生態里,更需要有精品內容來支撐整個電影產業。在影視寒冬的這個冷靜時期,相信電影界會逐漸理清未來中國電影強國發展之路的方向。

(以上部分內容參考自每經影視、騰訊《一線》、一起拍電影、電影情報處)

心动女主播电子